论抑郁

in 骚话连篇 with 0 comment

—— 后来我终于知道,它并不是我的花,我只是恰好途经了它的盛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社会开始流行一种叫做丧文化的东西。曾经耳熟能详听到的“伤心”“难过”之类的形容词也被“我有抑郁症”这简单的五个字取而代之。
  抑郁症很难受,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可怕得多。正如在校园欺凌的视角来看,冷暴力比暴力本身更摧残一个人的一生。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险恶的社会中生活下去,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我们的梦想、未达成的目标、让你振奋的、爱着你的家人、朋友、老师,但是在抑郁症的眼里,整个世界彷佛都是黑暗的,他们不会因为生活中的一点乐趣而开怀大笑,也不会为追逐梦想而重拾生活的希望,即使是轻度抑郁,也是一种对我们来说前所未有的煎熬。
  其实,真正心理有问题的人,从来不会在你面前说他有抑郁症。真正的抑郁症是,前一秒笑呵呵地和你谈天说地,后一秒却听到他的家人说要跳楼自杀。而那些常常在我们身边说有抑郁症的人,那才叫做发牢骚。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我希望是假的,如果他们说的是假的,我希望是真的。他们只知道跟随着时代随波逐流,而忘却了人性实质的本在,他们的这种做法,只会让自己更为难,让别人更无奈,让真正有抑郁症的人更加困难地去摆脱这种折磨,让世界更加充满黑暗。如果我说的“他们”包括你,那请你最好思考一下做这件事到最后到底对谁有利?
  百害而无一利。
  现在遇见一位好的心理医师,那叫缘分。但现在真心体贴患者的心理医师实在少之又少。在我看过的诸多案例中,在抑郁症患者求助于心理医师的时候,大多会推荐他们吃五花八门的药来抑制悲观情绪,而并不是从内心深处来解决抑郁症这个问题,这就使得抑郁症患者抑郁的内心根源无法被触动和改变,这种心理医师的做法使得他们从第一次问诊开始康复的希望就破灭了。他们要摆脱抑郁病魔的折磨,不能依靠别人,只能依靠自己。如果你不相信我所说的心理医师现状的话,那绝对是你电视剧看多了。曾经临沂的一群学生在接受长达一年的电疗,而他们却要接受一辈子的“电疗”。
  如果你真的因为人生中的挫折而失落,你可以寻求朋友的安慰,但记住,说话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以为说自己有抑郁症别人就会更加关心你,能够战胜悲观情绪才是真的伟大。对于抑郁症患者,我们力所能及的,就是在乎与帮助。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到头来,我们记住的,不是敌人的攻击,而是朋友的沉默。"

Responses